爱尚小说网 > 仙师无敌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异界(240)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异界(240)

最新网址:523txt.com

    

  蓝湖浩特的右手朝前一伸,一把袖箭嗖的一声从他的手腕处射出,直冲李易斯的方向,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也做好了准备,另一发袖箭蓄势待发。

  让蓝湖浩特诧异的是,李易斯似乎是断定自己要发出暗器,袖箭一出,李易斯就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而这次李易斯没有挥剑打掉袖箭,而是头部稍稍一歪,整个身子跟着一个侧闪,就躲开了袖箭,人已经冲到了蓝湖浩特的面前。

  蓝湖浩特已经来不及放出左手的袖箭,这时李易斯右手一抬,青龙日月剑直刺蓝湖浩特的右肩。

  就在李易斯觉得要得手时,他看见蓝湖浩特猛地张开了嘴,石头似乎蠕动了一下。

  “不好!”李易斯连忙收起宝剑,身子后仰,双腿一屈,猛烈的一个下腰。

  一根细细的钢针擦着李易斯的额头飞过,正是从蓝湖浩特的口中射出。

  而蓝湖浩特吐出钢针后,连忙侧闪出去,躲开了李易斯的宝剑。

  “哇,这一轮攻击真是厉害,双方都以为对方露出了破绽,互相拼死一搏,却都没有得手!”

  “看李易斯刚刚的步伐,似乎是故意露了一个破绽给蓝湖浩特,于是蓝湖浩特就发动了攻击。”

  “是的,蓝湖浩特一定没有想到,这是李易斯给的一个陷阱,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时,却被李易斯压到了身前。”

  “而李易斯也一定以为这一次是稳操胜券了,没想到蓝湖浩特还有后手。”

  “那是怎么做到的,在嘴巴里藏着一根暗器。”

  “你看到了吗,刚才,你确定是蓝湖浩特从口腔里面射出了暗器?”

  “一定不会错了,不然李易斯为什么要后仰躲避呢,我清楚的看到了蓝湖浩特的嘴巴张开了。”

  “我们来看一下回放,慢动作,哇,真的是一根钢针,他怎么做到的呢?把钢针藏在嘴巴里,要是吞进了肚子里怎么办?”

  “这就不是我们要担心的了,蓝门暗器,果然名不虚传啊,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是暗藏机关。”

  “哎呀,这次的进攻真是精彩绝伦,不知道两位选手接下来还将使出什么样的绝招。”

  “我有些为蓝湖浩特担心啊……”

  “此话怎讲?”

  “就算他全身上下都是暗器,但是这些暗器总有用完的时候啊,弹尽粮绝的时候,他要怎么办呢?”

  “也许在他使完暗器之前,李易斯就被打中了呢?”

  “这就不得而知了,让我们继续关注比赛现场,我们看到,两位选手都有些微微的喘息,看来,刚刚的高手对决消耗了两位的不少精力。”

  刚刚被李易斯一个冲锋,蓝湖浩特被逼得吐出了口中的保命钢针,现在他是心中有些忐忑,好在他刚刚反应还算灵敏,不然此时已经成了李易斯的手下败将。

  李易斯也是七上八下的,要是刚刚被蓝湖浩特口里的钢针射中,死是死不了,最少也要毁容,这是他参赛以来遇到的最凶险的情况。

  不过李易斯心里清楚,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蓝湖浩特迟早要输,因为他手里的暗器不多了,总会有打完的时候,只要他没有暗器防身,那么李易斯有把握以近战取胜。

  蓝湖浩特想的和李易斯一样,要是不能短时间内拿下李易斯,自己的暗器一旦用完,要拼近战的话,自己绝对不是李易斯的对手,就刚刚那一剑,就不是蓝湖浩特能够一直抵挡得住的。

  这个时候,两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脚下缓缓的移动,围着擂台在打转,脑袋里飞速转动,都在思考怎么样发动攻击。

  这时候,庞小南在台下喊了一句:“李易斯,冲上去砍他!”

  听到这句话,先是王刚强皱起了眉头:“教练,你乱喊什么,这个时候,你不要干扰台上选手的想法。”

  庞小南这句话听着是无厘头,不过却是蕴含了深意。

  李易斯马上明白了过来,再也没有犹豫,挥剑朝蓝湖浩特冲了过去。

  见李易斯冲过来,蓝湖浩特全身的肌肉立马紧张起来,他立马右手往腰间一探,摸出两把飞刀,朝李易斯冲过来的方向投了过去。

  李易斯手中的宝剑一挥,格挡掉两把飞刀,继续往前冲。

  不过就在李易斯打掉蓝湖浩特的这两把飞刀后,蓝湖浩特的左手紧接着又射出了两把飞刀。

  由于离的太近,李易斯来不及躲闪和抽剑格挡,只能是侧身稍稍躲避。

  但是很可惜,这一次,李易斯的运气没有那么好了,两把飞刀,一把擦过了李易斯的左肋骨,一把插进了李易斯的大腿。

  全场的观众发出了惊呼,与此同时,李易斯的剑如闪电般挥出,剑锋已经抵住了蓝湖浩特的喉咙。

  由于用力过猛,青龙日月剑在蓝湖浩特的脖子上擦出了一条血迹。

  蓝湖浩特的瞳孔瞪的大大的,过了好久,才黯淡下来,叹了一口气道:“我输了。”

  原来庞小南刚刚的那一声喊叫,是在暗示李易斯,蓝湖浩特的暗器再厉害,发射也是有间隔的,不如以身试法,用身体去承受暗器的伤害。

  这种打法是一命换一命的方式,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自己还是算胜利。。

  李易斯用血肉之躯接住蓝湖浩特的暗器,明知不会致命,但是只要自己的宝剑接近蓝湖浩特,就能锁定胜局。

  “哇啊,李易斯赢了!刚刚那一招是什么打法?”

  “如果我猜的没错,李易斯这一招是拼命三郎的打法,他的身体虽然中了暗器,但是不致命,可是他的宝剑已经砍到了蓝湖浩特的脖子,随时可以取他性命。”

  “是的,不愧是东岳派的佼佼者啊,大智慧啊大智慧。”

  “要使出这一招,不仅要有纯熟的身法,还要有大无畏的拼搏精神,李易斯果然是好样的。”

  “说的没错,要不是李易斯的功力高超,刚刚蓝湖浩特的飞刀就要打中他的要害了,就算这把他赢了,也不能继续进行下面的比赛。”

  李易斯运气好,虽然飞刀插入了他的大腿,不过没有伤到大动脉,他听到蓝湖浩特认输后,马上点穴止血。

  这一局李易斯险胜,他从擂台上下来后,庞小南和王刚强迅速的走过去扶他回了座位。

  “厉害!”庞小南冲李易斯竖起了大拇指。

  “要不是你喊那句话,我也不至于不要命的冲过去。”

  李易斯的脸色有些发白,毕竟是受了伤,他的衣服破了个洞,被擦伤的肋骨处渗出了血迹,而大腿上的伤,让他走路也一瘸一拐了。

  “你放一百个心啦,我怎么会让你送死呢?你得搞清楚HUKA的比赛规则,那小子放暗器不敢打你的要害的,你死不了,这不,你这不有惊无险吗?”

  原来庞小南是算准了蓝湖浩特不敢打李易斯的要害部位,这才指使李易斯冲锋,就算中了暗器,也不会伤及性命,却能快速拿下第一局。

  再拖下去,李易斯或许最后会赢,但是只怕还是现在这样的结局,无论如何会被蓝湖浩特的暗器伤到一两处。

  “可是教练,他这伤,还能继续打下一场比赛吗?”王刚强盯着李易斯大腿上的伤口愁眉苦脸。

  HUKA组委会没有给每个参赛队伍配备医生,除非是重伤,才会有大赛的医疗机构来进行治疗,至于每场比赛各自的队员受伤,由各队的随队医生处理。

  这种规则,也是仿照大型正规体育比赛的规则制定,你不带队医,那么你自行承担受伤的后果。

  作为武道代表队,要是连一点小伤都处理不了,那也算不得真正的武林中人了。

  庞小南冲王刚强哈哈一笑:“你以为我这个领队是干什么的?别看我们队里没有医生,可是我的医术水平不弱哦。”

  说着庞小南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紫色葫芦瓶,拔开瓶口的木塞,倒了一点药粉到李易斯的伤口上。

  “这是我的独门草药,保证你马上生龙活虎,第二场,你一点问题都没有。”

  庞小南的话语信心十足,让李易斯心头一暖。

  “我们东岳派也有上好的创伤药,不过也仅仅能马上止痛而已,你这药,竟然涂上去马上就不耽误运动了?”

  李易斯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双腿,发现和没受伤的感觉差不多了。

  “那当然,不然我能当领队吗?”

  庞小南得意的靠在了椅背上,“第二场你也不能大意,给我拿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子,注意,不要让她有奏响乐器的机会。”

  庞小南始终都记得在码头上,陈潇潇把那只海鸟给吹死的景象,那曲子真是太难听了。

  中场休息十分钟,第二局比赛正式开始。

  “哇,李易斯似乎一点事都没有,再次上了擂台,不得不说,东力军校代表队的医术也是相当高超啊,刚刚李易斯虽然没受到致命伤,毕竟是被飞刀打中,此刻看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影响,走路还是那么生龙活虎啊。”

  “参与决赛的四个代表队,据说都是拥有极强的修复医术的,所谓武医同源吗,没有高超的医术,又怎么能修炼得高超的武功呢。”

  “看陈潇潇,她此刻带上场的是一把……琴?”

  “镜头来个特写,看看这是一把什么琴,是古筝还是古琴还是其他的什么乐器?”

  “看起来似乎是一把古琴,哇,这可是下了血本了,这古琴只怕是价值连城啊。”

  “一把最普通的古琴,都要几千块,而陈潇潇手里这把古琴,只怕是老货啊,不知道是哪个朝代传下来的,这要是在比赛的时候损坏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是的,李易斯还是使用他那把青龙日月剑,宝剑对古琴,这一看就是实力悬殊啊,琴毕竟是木头做的,怎么能敌得过这把金属做的宝剑呢?”

  “你别忘了,陈潇潇的这把古琴可不是拿来和宝剑对打的,她的武器是音乐,是古琴弹奏的音乐。”

  “传说六指琴魔使用的就是古琴?”

  “没错了,难道今天陈潇潇正是要使出六指琴魔的夺命追魂曲?”

  “好的,比赛开始了,让我们一起来欣赏陈潇潇的琴曲。”

  “不,请大家都捂住耳朵……”

  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陈潇潇左手托起古琴,右手就往琴弦上抚摸了过去。

  “当当当……”古琴发出一声声古拙的乐曲,观众们纷纷捂住了耳朵,实在是太难听了!

  而擂台上的李易斯更是当场有呕吐的感觉。

  李易斯想起庞小南的话,连忙收拾心神,强忍着巨大的恶心感,挥剑朝陈潇潇冲了过去。

  陈潇潇见李易斯冲上前,又是一阵右手快速撩拨琴弦,让古琴的音浪更加密集了起来。

  这一波音乐硬是把李易斯顿在了原地,他只觉得头晕目眩,一步都无法迈开。

  李易斯大感不妙,但是他马上抬起手指,封住了自己身上的几处穴道,恶心呕吐的感觉才降了下来,这让他的步伐再次启动。

  就在李易斯准备挥剑砍向陈潇潇时,陈潇潇已经提前出击,音乐声骤然停止,她举起古琴朝李易斯砸了下去,直击头颅。

  琴声停后,李易斯顿时身心一轻,也看清楚了朝他头上挥过来的古琴,于是他连忙抬剑格挡。

  剑身发出清越的震荡声,李易斯感动了手臂一麻。

  原来陈潇潇的古琴,不但是奏出音乐要人伤神,就算是撞击到了对手的兵器或者身体,发出声音后都能伤人的心魄。

  但是李易斯不敢停留,他担心陈潇潇再次奏乐,到时只怕没有接近的机会了。

  于是李易斯再次举剑就砍,而陈潇潇则是双手一抬,把古琴高高举起,刚好是横在了剑身之下。

  呲……青龙日月剑在琴弦上擦出了细细的火花,而古琴也发出一声长啸。

  李易斯顿时觉得心神震荡,握剑的手都失去了知觉,全身不知所措。

  万不得已之下,李易斯只得艰难的跳出去几米,远远的躲开陈潇潇,以防止陈潇潇趁自己的心神有些麻木,而进行偷袭得手。

  “哇,这陈潇潇的古琴确实是动人心魄啊,不,是夺人心魄,我们看李易斯的脸蛋似乎有点发白。”

  “导播,给李易斯一个特写,哇,确实和你说的一样,李易斯现在额头上全是汗,而我们看他的握剑的手,也是颤抖不已。”

  “看来陈潇潇并非浪得虚名啊,她这古琴着实厉害,刚刚竟然还能抵挡李易斯的一剑,不过,我似乎看到她的古琴出了一点问题。”

  “是的,我好像看到那把古琴断了一根弦,不然陈潇潇现在不会站着不动,她早就发动音浪的攻势了。”

  “镜头拉近一点,真的,我好像看到最中间的那根弦是断了,李易斯的那一剑也不是白砍的,终于还是伤到了陈潇潇的武器。”

  “现在两个人处于对峙的状态,李易斯迟迟不敢上前,而陈潇潇也是不敢大意,她在等待李易斯再次上前,可是她的古琴断了弦,估计现在发不出有效的攻击,所以有可能她现在只能打防守反击战。”

  就在李易斯和陈潇潇在对峙的时候,庞小南又站起来对李易斯喊了一句:“李易斯,上去砍她!”

  这时王刚强又拉住了庞小南:“教练,你怎么看不出来吗?李易斯受了重伤了,他现在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看还是让他打防守反击的好。”

  “你傻啊,你让他防守,那古琴的声音防的住吗?”

  庞小南也不看王刚强,就盯着擂台上。

  “可那古琴不是断了弦吗?”

  “又没全部断,只有还有一根弦在,那古琴就是个大威胁。”

  “所以你才让李易斯冲过去砍陈潇潇,哪怕砍不到人,也要把古琴给砍坏?”

  “没错,你深得我的真传。”

  李易斯听到庞小南的喊叫,没有迟疑,拖着剑就朝陈潇潇冲了过去。

  陈潇潇眼中精光一闪,立马托起琴拨出了乐章。

  音浪再次灌入李易斯的耳朵,不过这次,他觉得自己的受伤害程度大大减小了,也许是刚刚自己封住了穴道,也许是因为陈潇潇的古琴断了一根弦的缘故。

  眼看李易斯冲到了眼前,陈潇潇再次挥舞古琴,与李易斯近身格斗。

  青龙日月剑一刀刀砍在古琴上,屡次发出刺耳的啸叫声,连附近的观众们都觉得这声音比高速路上的噪声和工厂里的金属切割声还要让人抓狂。

  “志强,这古琴的硬度可以啊,能抗住李易斯这么多剑还没断,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

  “看起来像是红酸枝的,不过也说不准,那木头的表面有可能刷了漆,也有可能是历史悠久,上面已经包浆了。”

  “我觉得李易斯还是应该手下留情,如果真的是你所讲的,这古琴是古董的话,砍坏就太可惜了。”

  “这个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李易斯哪里还会怜香惜玉,不过两人打了这么久,似乎没有一决胜负的意思啊,我原来以为陈潇潇的近战功夫不行呢,现在都坚持了这么久还没有输的迹象。”

  “我估计,刚刚李易斯确实是被她的音浪给伤到了,加上上一场受的刀伤,现在的李易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是巅峰状态,估计陈潇潇早被拿下了。”

  “陈潇潇的这把古琴我们完全不必要心疼,据说陈潇潇的乐器有很多把,这不过是其中之一,看来陈潇潇的家境不错啊。”

  “趁着两位选手打斗正酣,我们来说一说陈潇潇的家世,好不好,志强?”

  “哇,马科斯,想不到你对我们今天比赛唯一的女选手如此的感兴趣。”

  “我想不但是我感兴趣,相信在座的各位观众,以及屏幕前的观众对陈潇潇的家世都很感兴趣。”

  “是的,作为参加HUKA决赛的女选手,陈潇潇确实是很出众,不但功夫好,还长的好,尤其是吹拉弹唱的功夫,更是没得顶啊……”

  “好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说说陈潇潇的相关信息。”

  “陈潇潇今年呢是23岁,似乎是刚刚大学毕业,她的家里,原来就是做电力生意的,控制了很多大型发电厂,所以说,陈潇潇是属于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千金。”

  “还有一点不能忽视,她还是陈远南的弟子,没错了,就是那个陈远南,曾经的互联网一哥,现在的网圣会会长,金光闪闪的人物啊。”

  “是的,据说陈潇潇就是因为拜在陈远南的门下,才练就了这样一身好功夫,要知道,她才23岁,就是武道高阶的水准,比著名的武打明星赵思佳佳还要厉害。”

  “陈潇潇,陈远南,这两个人都姓陈,有没有可能是那种关系?”

  “你是说,陈潇潇是陈远南的私生女?”

  “你误会了,我是说,他们都是陈家人,陈远南也许是他的叔叔,当然,你说的那种关系也不是没可能。”

  “据传闻,陈潇潇现在还是网圣会的圣女,那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啊。”

  “是啊,网圣会为什么会想起弄个圣女呢?”

  “我估计,这是网圣会的一个标志,一个图腾般的存在,因为网圣会毕竟是由大量的单身程序猿组成,有了圣女的存在,就意味着他们的精神有了寄托。”

  “不知道这个圣女以后会便宜了哪个臭小子。”

  “会便宜哪个臭小子我是不清楚,但是肯定不会便宜了李易斯,我们看,李易斯的动作已经慢了下来,他很累,是的,他很累,他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再看陈潇潇,也差不多是一样的状态,不过她的精神面貌似乎要好一些,起码她现在转到了进攻面。”

  “是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刚刚明明是李易斯主动进攻,现在他似乎在防守了。”

  李易斯除了全身湿透,他的五脏六腑都有种要虚脱的感觉。

  刚刚陈潇潇的古琴音浪出现了严重的后遗症,现在李易斯每挥动一次青龙日月剑,心脏就隐隐作痛,他现在是强忍着伤痛和陈潇潇搏斗。

  李易斯清楚的知道,照这个情况下去,自己顶不住很久。

  “李易斯,下来吧!”

  庞小南突然喊了一句,把李易斯带进了现实中。

  “快下来,弃权认输!”庞小南明显是看到了李易斯的窘况,不想李易斯再坚持下去。

  李易斯也在审时度势,HUKA是团体赛,不是逞英雄的个人赛,排兵布阵非常重要。

  如果现在自己战到最后一刻,体力消耗完了,接下来的比赛就无法上场,势必会造成己方的弱势。

  因为实在东力军校代表队现在能够上场的,就真正只有庞小南、王朗和自己。

  王刚强的实力太弱,正如他自己所说,上来是浪费指标。

  李易斯脑海中电光火石间,决定投降。

  陈潇潇的古琴如泰山压顶般往李易斯的头上砸来,李易斯一个侧转身艰难的避开,然后朝一旁退去,随后,他抬起右手,手掌对着陈潇潇。

  陈潇潇正准备上前继续挥舞古琴,看到了李易斯做的这个停止的姿势后,身形立即停了下来。

  “我认输。”李易斯的声音很虚弱,不过陈潇潇听的很清楚。

  作为操作音乐的高手,对声音的感觉异常灵敏,虽然李易斯的声音不大,但是陈潇潇听的一清二楚。

  “你确定吗?”

  陈潇潇对李易斯主动认输有些怀疑,担心他耍花招。

  李易斯缓缓的点了点头,又咳嗽了几声,然后就朝裁判点了点头。

  HUKA的裁判因为这次比赛参与的宗师极多,所以也水涨船高聘请了宗师级的裁判,现在场上的裁判就是宗师中级水平的高手。

  他听到了李易斯的认输宣告,示意陈潇潇住手。

  于是,李易斯从擂台上走了下去,被王刚强扶到了座位上。

  “你怎么样?”庞小南看李易斯的脸色,确实有些惨白惨白的,看样子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那琴声太厉害了。”

  李易斯靠在椅背上,不断的摇头,“想不到啊,我竟然打不过一个女孩子。”

  “你千万不要有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哦。”

  庞小南拍了拍李易斯的肩膀,说:“你之前慢了一步,被她的琴声先入为主了,就好像人被毒蛇咬了一口,之后的打斗就越来越虚弱了。”

  志强和马科斯开始评论这场比赛。

  “哎呀,可惜啊,李易斯自己认输了,这可不像是东岳派大弟子的作风啊。”

  “是啊,作为一个男人,竟然主动对女人认输,我觉得是有点那啥了。”

  “我觉得啊,这李易斯似乎是想保存实力,毕竟,接下来,他们对春风大学至少还有一场比赛要打,要是这个时候把自己的体力耗尽了,只怕等下一上场就输了。”

  “不过,现在的东力军校代表队看起来还是占优势的,因为他们还有两个人没上场。”

  “话是如此,不过陈潇潇的实力都这么强了,还有一个天真和尚没上场,春风大学不是那么好打的啊。”

  “那就要看王朗的水平如何了,要是他能够结束点陈潇潇,那么以他和庞小南加在一起的实力,或许还能和天真和尚一战。”

  “你是说,天真和尚的实力比他们两个人还要强吗?”

  “这武术比赛嘛,不像其他竞技项目,你打得过就打得过,你打不过,你再怎么拼人头,也是没有用的,因为这毕竟是一对一,不是群殴。”

  “陈潇潇的古琴已经被李易斯砍的琴弦都断完了吧,接下来不知道她会怎么对付王朗?”

  “我看啊,短短的十分钟休息,她那个古琴估计是修不好了,应该会换一把乐器。”

  “是的,她这次比赛应该会带好几种乐器过来,只是,我估计这乐器的声音啊,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

  “哎,看陈潇潇比赛是一种煎熬啊……”

  王朗刚刚看到了李易斯对阵陈潇潇的苦楚,也看到了陈潇潇的破绽,他已经在脑海里有了初步的设想。

  但是庞小南还是嘱咐王朗道:“相信你也看出来了,等下你打陈潇潇的时候,一定要速战速决,第一要紧的事情,就是把她手里的乐器抢走或者毁坏。”

  “是的,我知道。”王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上台。

  陈潇潇果然没有带古琴上来,她两手空空,似乎是不准备使用乐器了。

  而庞小南猜到了,陈潇潇不是不用乐器,而是她的乐器就藏在她的腰间。

  “小心她的短箫!”庞小南忍不住对王朗喊道。

  “教练,你怎么知道陈潇潇会用短箫?”

  王刚强很好奇,如果庞小南说中了,说明他和陈潇潇之前是认识的。

  庞小南冲王刚强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过头专心的看着擂台上。

  “好的,观众朋友们,东力军校代表队和春风大学代表队的第三局比赛即将开始,由道党派的王朗对阵网圣会会长的女弟子陈潇潇。”

  “是的,王朗我们都熟悉了,作为华国第一大道教门派的得意门生,王朗的武功出神入化,是年轻一辈武林中人的佼佼者,而这个陈潇潇,虽然出自一个并非武道门派的网圣会,但是她的师父陈远南竟然也是武道宗师,所以她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刚刚,陈潇潇对战东岳派弟子李易峰的时候,就表现了惊人的功力和音乐才华,直接把李易斯打到了认输,所以,这一次她对战王朗,会不会也像上一场一样,让她眼前的男人认输呢,好的,比赛马上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

  一声锣响,陈潇潇果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间摸出了短箫,而王朗之前已经接到了庞小南的提示,没有给陈潇潇从容吹响短箫的机会,直接冲了出去。

  王朗一招凌波微步,以常人无法看清的脚步逼近了陈潇潇,而陈潇潇也是大惊失色。

  如果陈潇潇坚持吹箫,那么王朗已经近在眼前,直接就可以伸手夺下她的短箫,于是陈潇潇不得不向王朗的侧旁闪躲。

  王朗没有给陈潇潇逃跑的机会,脚步贴了过去,然后手也朝陈潇潇的骨箫伸了过去。

  陈潇潇抓着短箫的手朝后躲开王朗的抓握,但是她没想到,王朗这一抓只是虚招。

  王朗空抓一把,另一只手却打向陈潇潇的右肩。

  这一下,陈潇潇没能躲过王朗的攻击,右肩被王朗的一记直拳打中,顿时一股电流般的痛感蔓延了整个手臂。

  王朗的攻击打的正是陈潇潇的麻筋。

  陈潇潇抓握短箫的右手立刻失去了知觉,短箫再也拿捏不住,往地上掉去。

  王朗眼疾手快,短箫还没落地,他就跟起一脚,直接把短箫往场外踢了出去。

  王朗踢腿的方向,正是东力军校代表队的座位席。

  庞小南嘴角微微一扬,一闪身,就接住了王朗踢过来的骨箫。

  庞小南抓住骨箫一抬手,笑道:“陈潇潇啊陈潇潇,你这随身物品两次落入我手,你这是要嫁不出去啊。”

  没了短箫的陈潇潇,右手的麻筋痛感很快过去,她开始奋力反击,因为王朗的攻势没有停。

  不过没有了乐器的加持,陈潇潇终究不是王朗的对手。

  在抵抗了不到五分钟之后,陈潇潇被王朗一个云手打落在台下。

  “哎呀,跟李易斯还能大战三百回合的陈潇潇,在王朗的手下才扛了这么一点时间,实在是有点弱了。”

  “与其说是陈潇潇弱,还不如说王朗真的很强,这一次,王朗没有给陈潇潇发出音浪的机会啊,所以说,打铁还要自身硬啊。”

  “是的,王朗从始至终都没有亮出兵器,就靠着道党派的双手功夫,就把陈潇潇打落台下了,不愧是道党派的得意弟子啊。”

  “不过,虽然陈潇潇的乐器没有发挥太大的功力,但是好像也说明王朗的功力比李易斯至少强那么一点,我听说,道党派最推崇童子之身,王朗到这个年纪,很可能还是个童男子呢。”

  “不错,正是因为道党派的清静无为理念,所以他们对外界的干扰基本没有受伤害的可能,就算陈潇潇的乐器奏出了犀利的音乐,我估计对王朗也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么说,李易斯是心中有杂念咯。”

  “东岳派入世已久,多多少少他都会有些杂念的……”

  王朗从容的回到了座位席,庞小南对他伸出了大拇指:“厉害!”

  王朗微笑道:“接下来对天真和尚,才是真正的考验。”

  天真和尚和陈潇潇最大的不同,是他不需要借助乐器的力量,仅凭自身的器官,就能让人心神碎裂。

  而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这点,连在场的两个主持人都清楚。

  “王朗虽然赢了陈潇潇,但是接下来对阵天真和尚才是最凶险的比赛。”

  “没错了,天真和尚是江湖上的一个传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天真和尚参加这样正式的比赛,不知道他的真正技能是什么。”

  “据说天真和尚曾在一天之内打败多个武道中高阶的高手,而且他并没有出手,仅仅就是靠口里念出几句咒语而已。”

  “我听说,这天真和尚的咒语,是来自他与生俱来的领悟,也就是说,这咒语不是他师父教他的,而是他从小在娘胎里就只的。”

  “照这样说,这天真和尚的母亲究竟是谁呢?难道,他是神仙的儿子?”

  “非常有可能,因为他本来就没有父母,是宝盖寺的和尚在水里捡到的,说不定啊,他就是天神的遗腹子。”

  “天真和尚的实力到底是不是和传说中的那么神奇,接下来,就是我们见证奇迹的时刻,好的,天真和尚上场了……”

最新网址:523txt.com

新书推荐: 一剑独尊 终极斗罗 仙师无敌 万族之劫 噬梦仙尊 觅仙迹踏天路 劫生宝鉴 镇海仙王